• 【媒體專訪】合作伙伴眼中的HarmonyOS:專訪HarmonyOS首批生態共建者潤和軟件

    • 分類:新聞資訊
    • 作者:
    • 來源:
    • 發布時間:2021-01-28 11:03
    • 訪問量:

    【概要描述】潤和軟件副總裁劉洋近期在接受華為專訪時,分享了潤和軟件作為HarmonyOS官方的首批合作伙伴,在HarmonyOS南向生態合作共建方面的成果與經驗,并暢談未來規劃。 去年的HDC2020華為開發者大會上,展廳里擺了不少HarmonyOS南向合作伙伴的開發套件和一些Demo。會場給人留下印象比較深刻的有一款潤和軟件的HiSpark Wi-Fi IoT智能小車。這輛Demo智能小車具備巡線、避障等功能,通過云平臺可遠程遙控——現場工作人員說其適用于智能物流、無人車、服務機器人等應用領域。 ? HiSpark Wi-Fi IoT智能小車“碰一碰”Demo 潤和軟件副總裁劉洋在接受我們的采訪時說:“針對這款智能小車,首先,Demo板我們考慮面向高校,和教學聯合起來,或者是作為面向科研機構的一些教學套件;其次是落地到具體的行業中,比如配送機器人,還有消殺機器人——尤其疫情期間要減少人員接觸,消殺機器人是很好的切入點。消殺機器人這塊目前已經落地了。” 江蘇潤和軟件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潤和軟件)是華為HarmonyOS官方的首批南向生態的共建合作伙伴之一。在HarmonyOS 2.0發布的第一天,潤和軟件就隨即發布了支持HarmonyOS的HiSpark Wi-Fi IoT智能家居開發套件、HiSpark AI Camera開發套件和HiSpark IPC DIY開發套件,目前也仍在對HarmonyOS生態做持續共建。 已發布的開發套件中有一些比較有趣的設計,比如基于Hi3516DV300的HiSpark AI Camera,采用五層板設計,“像夾心餅干一樣,客戶按照需求可以用中間的核心板做計算棒,或者也可以單獨來用。”“像基于3518E的HiSpark IPC DIY開發套件則非常小巧,甚至對于一些開發能力并沒有那么強的公司,用我們這樣的核心板可以直接做產品原型。” ? 潤和軟件HiSpark AI Camera開發套件 南向生態共建,究竟合作些什么? “我們與HarmonyOS合作大概是在2020年5、6月份的時候開始的。我們在芯片技術領域有較多的積累,有完整的芯片全棧解決方案。潤和軟件的芯片底層團隊也有近千人的規模。”劉洋說,“所以最早與HarmonyOS合作的切入點,就是南向。我們本身就有比較好的基礎。”潤和軟件從更早就意識到,物聯網光靠純軟件是不行的,“做硬件更多也是為了體現我們軟件的價值。”所以潤和軟件在2014年以后就開始大量引入IC行業的人才了,完成從“軟”到“軟硬一體”的轉型。 “我們在國內與華為海思也一直有深入的合作關系,早期HarmonyOS適配的主要是海思芯片。海思也積極地推薦我們與HarmonyOS合作,最終這個合作就達成了。”這可以認為是潤和軟件與華為HarmonyOS合作的契機,生態的共建也是從此時開始的。 而在潤和軟件與華為HarmonyOS具體的合作內容上,劉洋為我們總結了幾個部分: (1)硬件模組生態的共建,這也是我們對于潤和軟件這類HarmonyOS生態參與者最清晰的認知。“我們的切入點,就是從硬件模組開始的。”劉洋說,“包括芯片使能,模組、板卡等硬件設備的提供。” (2)HarmonyOS系統的子系統擴展。“我們和HarmonyOS一起在做的事情也包括了HarmonyOS系統本身,包括系統的擴展子系統,另外還有一些應用場景的落地,我們也在幫助一起做。” 這其中也涉及到了針對HarmonyOS的加固。“針對安全層面,我們有個專業團隊,與HarmonyOS一起在探討安全方案。比如未來我們針對金融場景,或者某些其他行業場景,針對OpenHarmony我們會推出自己的發行版,面向我們自己的行業。B端的安全等級需求比C端要高,我們需要自己的安全方案。”劉洋將其稱作HarmonyOS系統層面“東西向”的合作。 (3)HarmonyOS的行業落地。這一點本質上也屬于南向生態共建者,面向開發者提供工具和方案的一部分。“有些工具不只是為了HarmonyOS而做的,我們做的是行業客戶,比如金融、智能車載后裝、智能家居等,我們會希望把HarmonyOS帶進去。” 這是更偏市場層面潤和軟件能夠為HarmonyOS帶來的資源,包括在智能家居領域,潤和軟件正從小家電客戶做起,考慮未來逐步將范圍再擴展到白電——也就是將HarmonyOS帶到了更多的IoT設備上——這也是HarmonyOS生態共建過程里,潤和軟件對于未來的規劃。 人才生態賦能。“說通俗點兒就是生態擴展。包括我們一直在做HarmonyOS的高校計劃,我們也在寫業內第一本HarmonyOS南向書籍;還有開發者的賦能,邀請一些行業有影響力的人,做直播課程,都是免費輸出的。”這些也都是潤和軟件與HarmonyOS目前在做的事情。 潤和出席HarmonyOS先行者沙龍賦能開發者 開源生態的共建。在去年的HDC2020大會上,華為宣布了HarmonyOS開源,并且公布了針對不同能力設備的HarmonyOS開源路線圖。“市面上其他的一些系統有的原本就封閉,有的在發展的過程中慢慢地走向了封閉。華為則期望走比其他操作系統更開放的道路。我們選擇相信華為,和華為一起把這件事情做好。”“我們也是最早的幾家發起單位之一,我們一起來規劃、決策OpenHarmony這條路要怎么走,明確不搞一言堂。” 華為開源的態度也令劉洋印象深刻,“我和華為的接觸比較多,我對他們開放的態度是持肯定想法的。我們選擇相信華為,是因為華為真的想把這件事情做好,從態度上來看,華為也是真的要通過開放,把OpenHarmony這件事情做好。”OpenHarmony的存在,也表明HarmonyOS生態將長期推進,這也是潤和軟件與HarmonyOS將持續推進的事情。 HDC2020公布HarmonyOS開源路標 事實上,潤和軟件與華為HarmonyOS的合作比我們預想得還要深入。比如劉洋特別談到了發布的幾款HiSpark產品,“所有底層適配,包括Demo,我們與HarmonyOS一起都做了upstream。目前在OpenHarmony主線上,所有三款硬件配置都是有的。對開發者來說,無論是體驗HarmonyOS特性,還是做底層研究,都不需要花太多時間自己去做適配,只需要很小的改動就能把OpenHarmony移上去。” 除了官方代碼層面的支持,“所有官方教材包括guide,都是以HiSpark的板子作為模板來做。”“從去年9月10日推出之后,整體來說我們的設計方案在市場上的受歡迎程度也還是相當高的。” 生態共建帶來什么價值 在合作內容之外,更應追本溯源的是,潤和軟件為什么要與華為HarmonyOS合作。劉洋告訴我們:“走HarmonyOS這條路,我們是堅定的,中間的忐忑和期許都有。但既然我們選擇了這條路,就會堅定地走下去。另外,HarmonyOS對于如何服務好生態合作伙伴有著很清晰的方向,比如針對南向伙伴,HarmonyOS能幫助他們實現智能化升級;給應用開發者伙伴提供更好的體驗和更多的入口,大家一起攜手,共贏移動產業的下一個十年,我認為這有著很大的意義和價值。” “2021年我們預定的目標是,完成1000萬臺南向設備的賦能。當然賦能是多方面的,包括芯片平臺、操作系統層面,有些我們是通過設備的形式賦能,另外我們還會出售一些系統或模組給產品廠商。” 劉洋談道,“其實1000萬的量算是相對有限的,尤其是一些小設備能夠帶來的收入增長并不多。華為做HarmonyOS賦能,前期重點也并不在收入上。現在是更多消費者、更多產品、更多連接都進入生態,我們再考慮推更多增值服務,未來我們會看到。”千萬級的銷量看起來,也只是潤和軟件與華為做HarmonyOS南向生態共建時的一個“小目標”。 HDC2020 HarmonyOS硬件展區現場 所以與HarmonyOS的生態共建究竟能給潤和帶來什么價值呢? 第一,帶來業務升級的機會。潤和軟件“一體兩翼”的發展戰略中,金融科技和物聯網是公司的兩大業務板塊。“我們做金融科技行業,了解到很多金融相關的設備,如金融機具跑的都還是Android系統,行業迫切希望引入國產操作系統,這是行業很強的訴求。HarmonyOS就是很好的切入點,給我們帶來了業務升級的機會。” 其次,實現產品技術和體驗上的提升。“HarmonyOS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解決近場設備通訊、連接的問題。通過分布式軟總線把設備連起來,構成超級終端。很多金融機構的設備原本都是孤立的。大家都很期待HarmonyOS能把這些設備連接起來,實現體驗的升級。”“HarmonyOS能夠解決近場通訊的問題,按照華為的roadmap一步步發展的話,真的是很偉大的一個事情。”劉洋表示。 開發者在HDC2020現場體驗HiSpark開發套件 除此之外,“作為HarmonyOS的方案商,我們能夠幫助很多廠商去解決HarmonyOS認證的問題,并且整合華為的線上線下渠道。”“還有一些企業,要解決生態、云連接之類的問題本身也很難。”劉洋說,“那么通過和我們的合作,加入到HarmonyOS生態,就能解決技術和市場兩方面的問題。”對應的,HarmonyOS是在幫助潤和軟件吸引客戶。于此,潤和與華為在生態共建過程中也是雙贏的關系。 最后,“對公司整體品牌價值的提升。”“借助HarmonyOS的品牌價值,公司自身品牌價值也會有提升。”劉洋介紹說,“潤和軟件一直圍繞一體兩翼的戰略,推動數字化、國產化。HarmonyOS是我們業務非常重要的抓手。”“金融和物聯網是潤和軟件的兩個翅膀,HarmonyOS能夠把我們的這兩個業務串聯起來,有機整合。” 生態構建需抓住先機做布局 “其實這么多年,市面上出現的國產操作系統也不少。但坦率地說,都沒有華為革命這么徹底的。很多操作系統也就是做個皮,或者做一些中間件,就號稱是個系統,這其實是不夠的。”即便“撇開民族情懷,HarmonyOS都是非常優秀的操作系統。”“一些基礎的特性就不再重復去提了”,包括“HarmonyOS架構的領先,一次開發多端部署的這種特性,是值得很多開發者去嘗試的。DevEco Studio用起來其實真的還是挺方便的。” “不過我們感覺HarmonyOS有個比較出色的地方,是在于它很省資源。我們做過一些評估,同樣的工作,HarmonyOS可能要求的內存更少、CPU配置更低。”劉洋從開發者的角度建議說, “我知道對很多開發者而言,生態轉移是比較痛苦的一件事。但越早去做方向的布局,也就越早就能抓住先機。而且HarmonyOS的應用部署,就應用遷移來說,難度也會比想象得要小很多。” 構建良性循環的生態環境,是一個操作系統成功與否的關鍵。就像華為消費者BG軟件部副總裁楊海松此前在接受采訪時說的,技術在此反倒不是難點,真正難的就在生態構建上。當時楊海松提到“操作系統想活下來,其市場占有率的底線是16%,這是一道生死線。我們希望能夠快速跨越這道生死線,最起碼達成16%的市場占有率。”這16%也還需要潤和這樣的合作伙伴在生態共建中持續共同推進,不僅將HarmonyOS系統本身,也將周邊生態規模做起來。 潤和軟件作為HarmonyOS生態共建者,就是構建生態的重要一環。從劉洋的發言來看,與HarmonyOS合作的許多工作都在有序開展中;HarmonyOS本身各項標稱的技術指標也正在一點點達成。從2020年9月HarmonyOS 2.0發布至今,轉眼已經快5個月了——上個月華為在HarmonyOS 2.0手機開發者Beta版活動上,也提到了這5個月來斬獲的重要成績。待今年年底再來看HarmonyOS的生態布局以及仍在持續推進中的生態共建成果,大概又會是另外一番光景了。

    【媒體專訪】合作伙伴眼中的HarmonyOS:專訪HarmonyOS首批生態共建者潤和軟件

    【概要描述】潤和軟件副總裁劉洋近期在接受華為專訪時,分享了潤和軟件作為HarmonyOS官方的首批合作伙伴,在HarmonyOS南向生態合作共建方面的成果與經驗,并暢談未來規劃。

    去年的HDC2020華為開發者大會上,展廳里擺了不少HarmonyOS南向合作伙伴的開發套件和一些Demo。會場給人留下印象比較深刻的有一款潤和軟件的HiSpark Wi-Fi IoT智能小車。這輛Demo智能小車具備巡線、避障等功能,通過云平臺可遠程遙控——現場工作人員說其適用于智能物流、無人車、服務機器人等應用領域。



    ?


    HiSpark Wi-Fi IoT智能小車“碰一碰”Demo


    潤和軟件副總裁劉洋在接受我們的采訪時說:“針對這款智能小車,首先,Demo板我們考慮面向高校,和教學聯合起來,或者是作為面向科研機構的一些教學套件;其次是落地到具體的行業中,比如配送機器人,還有消殺機器人——尤其疫情期間要減少人員接觸,消殺機器人是很好的切入點。消殺機器人這塊目前已經落地了。”



    江蘇潤和軟件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潤和軟件)是華為HarmonyOS官方的首批南向生態的共建合作伙伴之一。在HarmonyOS 2.0發布的第一天,潤和軟件就隨即發布了支持HarmonyOS的HiSpark Wi-Fi IoT智能家居開發套件、HiSpark AI Camera開發套件和HiSpark IPC DIY開發套件,目前也仍在對HarmonyOS生態做持續共建。



    已發布的開發套件中有一些比較有趣的設計,比如基于Hi3516DV300的HiSpark AI Camera,采用五層板設計,“像夾心餅干一樣,客戶按照需求可以用中間的核心板做計算棒,或者也可以單獨來用。”“像基于3518E的HiSpark IPC DIY開發套件則非常小巧,甚至對于一些開發能力并沒有那么強的公司,用我們這樣的核心板可以直接做產品原型。”



    ?

    潤和軟件HiSpark AI Camera開發套件



    南向生態共建,究竟合作些什么?


    “我們與HarmonyOS合作大概是在2020年5、6月份的時候開始的。我們在芯片技術領域有較多的積累,有完整的芯片全棧解決方案。潤和軟件的芯片底層團隊也有近千人的規模。”劉洋說,“所以最早與HarmonyOS合作的切入點,就是南向。我們本身就有比較好的基礎。”潤和軟件從更早就意識到,物聯網光靠純軟件是不行的,“做硬件更多也是為了體現我們軟件的價值。”所以潤和軟件在2014年以后就開始大量引入IC行業的人才了,完成從“軟”到“軟硬一體”的轉型。

    “我們在國內與華為海思也一直有深入的合作關系,早期HarmonyOS適配的主要是海思芯片。海思也積極地推薦我們與HarmonyOS合作,最終這個合作就達成了。”這可以認為是潤和軟件與華為HarmonyOS合作的契機,生態的共建也是從此時開始的。

    而在潤和軟件與華為HarmonyOS具體的合作內容上,劉洋為我們總結了幾個部分:

    (1)硬件模組生態的共建,這也是我們對于潤和軟件這類HarmonyOS生態參與者最清晰的認知。“我們的切入點,就是從硬件模組開始的。”劉洋說,“包括芯片使能,模組、板卡等硬件設備的提供。”

    (2)HarmonyOS系統的子系統擴展。“我們和HarmonyOS一起在做的事情也包括了HarmonyOS系統本身,包括系統的擴展子系統,另外還有一些應用場景的落地,我們也在幫助一起做。”

    這其中也涉及到了針對HarmonyOS的加固。“針對安全層面,我們有個專業團隊,與HarmonyOS一起在探討安全方案。比如未來我們針對金融場景,或者某些其他行業場景,針對OpenHarmony我們會推出自己的發行版,面向我們自己的行業。B端的安全等級需求比C端要高,我們需要自己的安全方案。”劉洋將其稱作HarmonyOS系統層面“東西向”的合作。

    (3)HarmonyOS的行業落地。這一點本質上也屬于南向生態共建者,面向開發者提供工具和方案的一部分。“有些工具不只是為了HarmonyOS而做的,我們做的是行業客戶,比如金融、智能車載后裝、智能家居等,我們會希望把HarmonyOS帶進去。” 這是更偏市場層面潤和軟件能夠為HarmonyOS帶來的資源,包括在智能家居領域,潤和軟件正從小家電客戶做起,考慮未來逐步將范圍再擴展到白電——也就是將HarmonyOS帶到了更多的IoT設備上——這也是HarmonyOS生態共建過程里,潤和軟件對于未來的規劃。

    人才生態賦能。“說通俗點兒就是生態擴展。包括我們一直在做HarmonyOS的高校計劃,我們也在寫業內第一本HarmonyOS南向書籍;還有開發者的賦能,邀請一些行業有影響力的人,做直播課程,都是免費輸出的。”這些也都是潤和軟件與HarmonyOS目前在做的事情。






    潤和出席HarmonyOS先行者沙龍賦能開發者


    開源生態的共建。在去年的HDC2020大會上,華為宣布了HarmonyOS開源,并且公布了針對不同能力設備的HarmonyOS開源路線圖。“市面上其他的一些系統有的原本就封閉,有的在發展的過程中慢慢地走向了封閉。華為則期望走比其他操作系統更開放的道路。我們選擇相信華為,和華為一起把這件事情做好。”“我們也是最早的幾家發起單位之一,我們一起來規劃、決策OpenHarmony這條路要怎么走,明確不搞一言堂。”

    華為開源的態度也令劉洋印象深刻,“我和華為的接觸比較多,我對他們開放的態度是持肯定想法的。我們選擇相信華為,是因為華為真的想把這件事情做好,從態度上來看,華為也是真的要通過開放,把OpenHarmony這件事情做好。”OpenHarmony的存在,也表明HarmonyOS生態將長期推進,這也是潤和軟件與HarmonyOS將持續推進的事情。




    HDC2020公布HarmonyOS開源路標


    事實上,潤和軟件與華為HarmonyOS的合作比我們預想得還要深入。比如劉洋特別談到了發布的幾款HiSpark產品,“所有底層適配,包括Demo,我們與HarmonyOS一起都做了upstream。目前在OpenHarmony主線上,所有三款硬件配置都是有的。對開發者來說,無論是體驗HarmonyOS特性,還是做底層研究,都不需要花太多時間自己去做適配,只需要很小的改動就能把OpenHarmony移上去。”

    除了官方代碼層面的支持,“所有官方教材包括guide,都是以HiSpark的板子作為模板來做。”“從去年9月10日推出之后,整體來說我們的設計方案在市場上的受歡迎程度也還是相當高的。”

    生態共建帶來什么價值

    在合作內容之外,更應追本溯源的是,潤和軟件為什么要與華為HarmonyOS合作。劉洋告訴我們:“走HarmonyOS這條路,我們是堅定的,中間的忐忑和期許都有。但既然我們選擇了這條路,就會堅定地走下去。另外,HarmonyOS對于如何服務好生態合作伙伴有著很清晰的方向,比如針對南向伙伴,HarmonyOS能幫助他們實現智能化升級;給應用開發者伙伴提供更好的體驗和更多的入口,大家一起攜手,共贏移動產業的下一個十年,我認為這有著很大的意義和價值。”

    “2021年我們預定的目標是,完成1000萬臺南向設備的賦能。當然賦能是多方面的,包括芯片平臺、操作系統層面,有些我們是通過設備的形式賦能,另外我們還會出售一些系統或模組給產品廠商。”

    劉洋談道,“其實1000萬的量算是相對有限的,尤其是一些小設備能夠帶來的收入增長并不多。華為做HarmonyOS賦能,前期重點也并不在收入上。現在是更多消費者、更多產品、更多連接都進入生態,我們再考慮推更多增值服務,未來我們會看到。”千萬級的銷量看起來,也只是潤和軟件與華為做HarmonyOS南向生態共建時的一個“小目標”。

    HDC2020 HarmonyOS硬件展區現場


    所以與HarmonyOS的生態共建究竟能給潤和帶來什么價值呢?


    第一,帶來業務升級的機會。潤和軟件“一體兩翼”的發展戰略中,金融科技和物聯網是公司的兩大業務板塊。“我們做金融科技行業,了解到很多金融相關的設備,如金融機具跑的都還是Android系統,行業迫切希望引入國產操作系統,這是行業很強的訴求。HarmonyOS就是很好的切入點,給我們帶來了業務升級的機會。”

    其次,實現產品技術和體驗上的提升。“HarmonyOS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解決近場設備通訊、連接的問題。通過分布式軟總線把設備連起來,構成超級終端。很多金融機構的設備原本都是孤立的。大家都很期待HarmonyOS能把這些設備連接起來,實現體驗的升級。”“HarmonyOS能夠解決近場通訊的問題,按照華為的roadmap一步步發展的話,真的是很偉大的一個事情。”劉洋表示。




    開發者在HDC2020現場體驗HiSpark開發套件

    除此之外,“作為HarmonyOS的方案商,我們能夠幫助很多廠商去解決HarmonyOS認證的問題,并且整合華為的線上線下渠道。”“還有一些企業,要解決生態、云連接之類的問題本身也很難。”劉洋說,“那么通過和我們的合作,加入到HarmonyOS生態,就能解決技術和市場兩方面的問題。”對應的,HarmonyOS是在幫助潤和軟件吸引客戶。于此,潤和與華為在生態共建過程中也是雙贏的關系。


    最后,“對公司整體品牌價值的提升。”“借助HarmonyOS的品牌價值,公司自身品牌價值也會有提升。”劉洋介紹說,“潤和軟件一直圍繞一體兩翼的戰略,推動數字化、國產化。HarmonyOS是我們業務非常重要的抓手。”“金融和物聯網是潤和軟件的兩個翅膀,HarmonyOS能夠把我們的這兩個業務串聯起來,有機整合。”

    生態構建需抓住先機做布局

    “其實這么多年,市面上出現的國產操作系統也不少。但坦率地說,都沒有華為革命這么徹底的。很多操作系統也就是做個皮,或者做一些中間件,就號稱是個系統,這其實是不夠的。”即便“撇開民族情懷,HarmonyOS都是非常優秀的操作系統。”“一些基礎的特性就不再重復去提了”,包括“HarmonyOS架構的領先,一次開發多端部署的這種特性,是值得很多開發者去嘗試的。DevEco Studio用起來其實真的還是挺方便的。”

    “不過我們感覺HarmonyOS有個比較出色的地方,是在于它很省資源。我們做過一些評估,同樣的工作,HarmonyOS可能要求的內存更少、CPU配置更低。”劉洋從開發者的角度建議說, “我知道對很多開發者而言,生態轉移是比較痛苦的一件事。但越早去做方向的布局,也就越早就能抓住先機。而且HarmonyOS的應用部署,就應用遷移來說,難度也會比想象得要小很多。”

    構建良性循環的生態環境,是一個操作系統成功與否的關鍵。就像華為消費者BG軟件部副總裁楊海松此前在接受采訪時說的,技術在此反倒不是難點,真正難的就在生態構建上。當時楊海松提到“操作系統想活下來,其市場占有率的底線是16%,這是一道生死線。我們希望能夠快速跨越這道生死線,最起碼達成16%的市場占有率。”這16%也還需要潤和這樣的合作伙伴在生態共建中持續共同推進,不僅將HarmonyOS系統本身,也將周邊生態規模做起來。

    潤和軟件作為HarmonyOS生態共建者,就是構建生態的重要一環。從劉洋的發言來看,與HarmonyOS合作的許多工作都在有序開展中;HarmonyOS本身各項標稱的技術指標也正在一點點達成。從2020年9月HarmonyOS 2.0發布至今,轉眼已經快5個月了——上個月華為在HarmonyOS 2.0手機開發者Beta版活動上,也提到了這5個月來斬獲的重要成績。待今年年底再來看HarmonyOS的生態布局以及仍在持續推進中的生態共建成果,大概又會是另外一番光景了。

    • 分類:新聞資訊
    • 作者:
    • 來源:
    • 發布時間:2021-01-28 11:03
    • 訪問量:
    詳情

    本文轉載自電子工程專輯

    潤和軟件副總裁劉洋近期在接受華為專訪時,分享了潤和軟件作為HarmonyOS官方的首批合作伙伴,在HarmonyOS南向生態合作共建方面的成果與經驗,并暢談未來規劃。

    去年的HDC2020華為開發者大會上,展廳里擺了不少HarmonyOS南向合作伙伴的開發套件和一些Demo。會場給人留下印象比較深刻的有一款潤和軟件的HiSpark Wi-Fi IoT智能小車。這輛Demo智能小車具備巡線、避障等功能,通過云平臺可遠程遙控——現場工作人員說其適用于智能物流、無人車、服務機器人等應用領域。

    HiSpark Wi-Fi IoT智能小車“碰一碰”Demo

    潤和軟件副總裁劉洋在接受我們的采訪時說:“針對這款智能小車,首先,Demo板我們考慮面向高校,和教學聯合起來,或者是作為面向科研機構的一些教學套件;其次是落地到具體的行業中,比如配送機器人,還有消殺機器人——尤其疫情期間要減少人員接觸,消殺機器人是很好的切入點。消殺機器人這塊目前已經落地了。”

    江蘇潤和軟件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潤和軟件)是華為HarmonyOS官方的首批南向生態的共建合作伙伴之一。在HarmonyOS 2.0發布的第一天,潤和軟件就隨即發布了支持HarmonyOS的HiSpark Wi-Fi IoT智能家居開發套件、HiSpark AI Camera開發套件和HiSpark IPC DIY開發套件,目前也仍在對HarmonyOS生態做持續共建。

    已發布的開發套件中有一些比較有趣的設計,比如基于Hi3516DV300的HiSpark AI Camera,采用五層板設計,“像夾心餅干一樣,客戶按照需求可以用中間的核心板做計算棒,或者也可以單獨來用。”“像基于3518E的HiSpark IPC DIY開發套件則非常小巧,甚至對于一些開發能力并沒有那么強的公司,用我們這樣的核心板可以直接做產品原型。”

    潤和軟件HiSpark AI Camera開發套件

    南向生態共建,究竟合作些什么?

    “我們與HarmonyOS合作大概是在2020年5、6月份的時候開始的。我們在芯片技術領域有較多的積累,有完整的芯片全棧解決方案。潤和軟件的芯片底層團隊也有近千人的規模。”劉洋說,“所以最早與HarmonyOS合作的切入點,就是南向。我們本身就有比較好的基礎。”潤和軟件從更早就意識到,物聯網光靠純軟件是不行的,“做硬件更多也是為了體現我們軟件的價值。”所以潤和軟件在2014年以后就開始大量引入IC行業的人才了,完成從“軟”到“軟硬一體”的轉型。

    “我們在國內與華為海思也一直有深入的合作關系,早期HarmonyOS適配的主要是海思芯片。海思也積極地推薦我們與HarmonyOS合作,最終這個合作就達成了。”這可以認為是潤和軟件與華為HarmonyOS合作的契機,生態的共建也是從此時開始的。

    而在潤和軟件與華為HarmonyOS具體的合作內容上,劉洋為我們總結了幾個部分:

    (1)硬件模組生態的共建,這也是我們對于潤和軟件這類HarmonyOS生態參與者最清晰的認知。“我們的切入點,就是從硬件模組開始的。”劉洋說,“包括芯片使能,模組、板卡等硬件設備的提供。”

    (2)HarmonyOS系統的子系統擴展。“我們和HarmonyOS一起在做的事情也包括了HarmonyOS系統本身,包括系統的擴展子系統,另外還有一些應用場景的落地,我們也在幫助一起做。”

    這其中也涉及到了針對HarmonyOS的加固。“針對安全層面,我們有個專業團隊,與HarmonyOS一起在探討安全方案。比如未來我們針對金融場景,或者某些其他行業場景,針對OpenHarmony我們會推出自己的發行版,面向我們自己的行業。B端的安全等級需求比C端要高,我們需要自己的安全方案。”劉洋將其稱作HarmonyOS系統層面“東西向”的合作。

    (3)HarmonyOS的行業落地。這一點本質上也屬于南向生態共建者,面向開發者提供工具和方案的一部分。“有些工具不只是為了HarmonyOS而做的,我們做的是行業客戶,比如金融、智能車載后裝、智能家居等,我們會希望把HarmonyOS帶進去。” 這是更偏市場層面潤和軟件能夠為HarmonyOS帶來的資源,包括在智能家居領域,潤和軟件正從小家電客戶做起,考慮未來逐步將范圍再擴展到白電——也就是將HarmonyOS帶到了更多的IoT設備上——這也是HarmonyOS生態共建過程里,潤和軟件對于未來的規劃。

    人才生態賦能。“說通俗點兒就是生態擴展。包括我們一直在做HarmonyOS的高校計劃,我們也在寫業內第一本HarmonyOS南向書籍;還有開發者的賦能,邀請一些行業有影響力的人,做直播課程,都是免費輸出的。”這些也都是潤和軟件與HarmonyOS目前在做的事情。

    潤和出席HarmonyOS先行者沙龍賦能開發者

    開源生態的共建。在去年的HDC2020大會上,華為宣布了HarmonyOS開源,并且公布了針對不同能力設備的HarmonyOS開源路線圖。“市面上其他的一些系統有的原本就封閉,有的在發展的過程中慢慢地走向了封閉。華為則期望走比其他操作系統更開放的道路。我們選擇相信華為,和華為一起把這件事情做好。”“我們也是最早的幾家發起單位之一,我們一起來規劃、決策OpenHarmony這條路要怎么走,明確不搞一言堂。”

    華為開源的態度也令劉洋印象深刻,“我和華為的接觸比較多,我對他們開放的態度是持肯定想法的。我們選擇相信華為,是因為華為真的想把這件事情做好,從態度上來看,華為也是真的要通過開放,把OpenHarmony這件事情做好。”OpenHarmony的存在,也表明HarmonyOS生態將長期推進,這也是潤和軟件與HarmonyOS將持續推進的事情。

    HDC2020公布HarmonyOS開源路標

    事實上,潤和軟件與華為HarmonyOS的合作比我們預想得還要深入。比如劉洋特別談到了發布的幾款HiSpark產品,“所有底層適配,包括Demo,我們與HarmonyOS一起都做了upstream。目前在OpenHarmony主線上,所有三款硬件配置都是有的。對開發者來說,無論是體驗HarmonyOS特性,還是做底層研究,都不需要花太多時間自己去做適配,只需要很小的改動就能把OpenHarmony移上去。”

    除了官方代碼層面的支持,“所有官方教材包括guide,都是以HiSpark的板子作為模板來做。”“從去年9月10日推出之后,整體來說我們的設計方案在市場上的受歡迎程度也還是相當高的。”

    生態共建帶來什么價值

    在合作內容之外,更應追本溯源的是,潤和軟件為什么要與華為HarmonyOS合作。劉洋告訴我們:“走HarmonyOS這條路,我們是堅定的,中間的忐忑和期許都有。但既然我們選擇了這條路,就會堅定地走下去。另外,HarmonyOS對于如何服務好生態合作伙伴有著很清晰的方向,比如針對南向伙伴,HarmonyOS能幫助他們實現智能化升級;給應用開發者伙伴提供更好的體驗和更多的入口,大家一起攜手,共贏移動產業的下一個十年,我認為這有著很大的意義和價值。”

    “2021年我們預定的目標是,完成1000萬臺南向設備的賦能。當然賦能是多方面的,包括芯片平臺、操作系統層面,有些我們是通過設備的形式賦能,另外我們還會出售一些系統或模組給產品廠商。”

    劉洋談道,“其實1000萬的量算是相對有限的,尤其是一些小設備能夠帶來的收入增長并不多。華為做HarmonyOS賦能,前期重點也并不在收入上。現在是更多消費者、更多產品、更多連接都進入生態,我們再考慮推更多增值服務,未來我們會看到。”千萬級的銷量看起來,也只是潤和軟件與華為做HarmonyOS南向生態共建時的一個“小目標”。

    圖片HDC2020 HarmonyOS硬件展區現場

    所以與HarmonyOS的生態共建究竟能給潤和帶來什么價值呢?

    第一,帶來業務升級的機會。潤和軟件“一體兩翼”的發展戰略中,金融科技和物聯網是公司的兩大業務板塊。“我們做金融科技行業,了解到很多金融相關的設備,如金融機具跑的都還是Android系統,行業迫切希望引入國產操作系統,這是行業很強的訴求。HarmonyOS就是很好的切入點,給我們帶來了業務升級的機會。”

    其次,實現產品技術和體驗上的提升。“HarmonyOS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解決近場設備通訊、連接的問題。通過分布式軟總線把設備連起來,構成超級終端。很多金融機構的設備原本都是孤立的。大家都很期待HarmonyOS能把這些設備連接起來,實現體驗的升級。”“HarmonyOS能夠解決近場通訊的問題,按照華為的roadmap一步步發展的話,真的是很偉大的一個事情。”劉洋表示。

    開發者在HDC2020現場體驗HiSpark開發套件

    除此之外,“作為HarmonyOS的方案商,我們能夠幫助很多廠商去解決HarmonyOS認證的問題,并且整合華為的線上線下渠道。”“還有一些企業,要解決生態、云連接之類的問題本身也很難。”劉洋說,“那么通過和我們的合作,加入到HarmonyOS生態,就能解決技術和市場兩方面的問題。”對應的,HarmonyOS是在幫助潤和軟件吸引客戶。于此,潤和與華為在生態共建過程中也是雙贏的關系。

    最后,“對公司整體品牌價值的提升。”“借助HarmonyOS的品牌價值,公司自身品牌價值也會有提升。”劉洋介紹說,“潤和軟件一直圍繞一體兩翼的戰略,推動數字化、國產化。HarmonyOS是我們業務非常重要的抓手。”“金融和物聯網是潤和軟件的兩個翅膀,HarmonyOS能夠把我們的這兩個業務串聯起來,有機整合。”

    生態構建需抓住先機做布局

    “其實這么多年,市面上出現的國產操作系統也不少。但坦率地說,都沒有華為革命這么徹底的。很多操作系統也就是做個皮,或者做一些中間件,就號稱是個系統,這其實是不夠的。”即便“撇開民族情懷,HarmonyOS都是非常優秀的操作系統。”“一些基礎的特性就不再重復去提了”,包括“HarmonyOS架構的領先,一次開發多端部署的這種特性,是值得很多開發者去嘗試的。DevEco Studio用起來其實真的還是挺方便的。”

    “不過我們感覺HarmonyOS有個比較出色的地方,是在于它很省資源。我們做過一些評估,同樣的工作,HarmonyOS可能要求的內存更少、CPU配置更低。”劉洋從開發者的角度建議說, “我知道對很多開發者而言,生態轉移是比較痛苦的一件事。但越早去做方向的布局,也就越早就能抓住先機。而且HarmonyOS的應用部署,就應用遷移來說,難度也會比想象得要小很多。”

    構建良性循環的生態環境,是一個操作系統成功與否的關鍵。就像華為消費者BG軟件部副總裁楊海松此前在接受采訪時說的,技術在此反倒不是難點,真正難的就在生態構建上。當時楊海松提到“操作系統想活下來,其市場占有率的底線是16%,這是一道生死線。我們希望能夠快速跨越這道生死線,最起碼達成16%的市場占有率。”這16%也還需要潤和這樣的合作伙伴在生態共建中持續共同推進,不僅將HarmonyOS系統本身,也將周邊生態規模做起來。

    潤和軟件作為HarmonyOS生態共建者,就是構建生態的重要一環。從劉洋的發言來看,與HarmonyOS合作的許多工作都在有序開展中;HarmonyOS本身各項標稱的技術指標也正在一點點達成。從2020年9月HarmonyOS 2.0發布至今,轉眼已經快5個月了——上個月華為在HarmonyOS 2.0手機開發者Beta版活動上,也提到了這5個月來斬獲的重要成績。待今年年底再來看HarmonyOS的生態布局以及仍在持續推進中的生態共建成果,大概又會是另外一番光景了。

    關鍵詞:

   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

    logo

    江蘇潤和軟件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公司)成立于2006年,2012年在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上市(證券代碼:300339),是中國領先的金融科技、物聯網行業整體解決方案與綜合服務商。經過十多年的發展,公司已經成為中國軟件科技產業的大型領軍企業。

     首頁

     

     

    公司介紹

     

     

    業務介紹

     新聞資訊

     

     

    人力資源

     

     

    潤和創智中心

    A片毛片免费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芭比网